MagicLeap的虚拟梦境,终于梦碎了

MagicLeap的虚拟梦境,终于梦碎了

人人都恨「PPT 公司」--创办人一张嘴口若悬河,概念说的天花乱坠,靠着几个酷炫 demo 拿钱拿到手软;结果真到交货时候,不是迟迟交不出来,就是交出来的东西让人傻眼。

而当这一切放在 Magic Leap 这家「史上最神秘」的新创,由 Google、阿里等顶级公司和机构大手笔联合投资的混合实境科技公司的身上时——「跌破眼镜」就真的是跌破眼镜。

MagicLeap的虚拟梦境,终于梦碎了

最近,Magic Leap 终于发布了它至今的第一,也是唯一一款混合实境眼镜产品 Magic Leap One。

不知道是该说意料之外还是意料之中。和这家公司之前那些令人印象深刻的精緻宣传,当中充满想像的概念相比,实际产品的落差实在太大……

如果你是冲着当年「真实 demo」里那条从地板上一跃而起的鲸鱼而买了这款眼镜,说不定你真的会忍不住把它砸在地上,因为你看不到鲸鱼,只能看到金鱼。

「VR 神童」开呛 ML1

究竟这款产品有多糟糕,有一个人可能最有发言权,他就是另一家顶级虚拟实境公司 Oculus 的联合创办人帕尔默.拉奇。

拉奇在自己的版上发布了一篇言辞犀利的测评,篇幅不算长,标题就叫做「Magic Leap is a Tragic Heap」

MagicLeap的虚拟梦境,终于梦碎了
图片来源:拉奇的网页

帕尔默.拉奇是谁?他 1992 年出生,2012 年创办 Oculus。2014 年公司以 20 亿美元的价格被 Facebook 收购。

MagicLeap的虚拟梦境,终于梦碎了

因为成功的创业经历,拉奇算得上虚拟实境界的天才少年,戴着 VR 眼镜,扭动地像个海马的照片上过《时代》杂誌的封面。

MagicLeap的虚拟梦境,终于梦碎了
图片来源:时代杂誌封面

一款产品能吸引来业界最「权威」的声音出来亲自写评测,不是因为太棒就是因为太烂。

很遗憾,Magic Leap 的 ML1 明显是因为后者。

在评测中,拉奇火力全开。他从摇桿摇桿、处理器、显示和操作系统等产品角度,对 ML1 进行了全面分析,几乎没有好话……。

除此之外,拉奇出来批评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Magic Leap 之前夸张的行销和平庸的产品反差太强,而这种公司的存在会破坏整个虚拟实境产业。

MagicLeap的虚拟梦境,终于梦碎了
Magic Leap 5 轮融资拿到 23 亿美元融资
摇桿:追蹤功能糟糕又不能点击

拉奇指出,ML1 的摇桿的追蹤功能「只能用糟糕形容,找不到别的词」。

目前的 ML1 版本是面向虚拟实境、扩增实境开发者的,拉奇认为现在的摇桿对于开发者很「鸡肋」。

首先,摇桿的追蹤精度十分棘手,对用户操作的反应缓慢,在萤幕里对应的游标「到处漂移」,而且很容易受到干扰。「在木质房间里还好,在任何工业环境里根本用不了。」拉奇在评测里写道。

这是因为 ML1 摇桿摇桿用的是磁性追蹤,一种很难做到很好的追蹤技术——注意这里用的是「很好」,原因在于产业里确实有不少公司能把这种追蹤技术做到在拉奇看来「可接受」的水平,而且正是由于很难做好,几乎没有一家公司在产品里採用磁性追蹤。

而 ML1 的摇桿不但没有超过前辈,反而更落后了。

另一个让拉奇无法理解的设计是:ML1 的摇桿上有一个触控板,和一个扳机键,却没有一个正常的「确定」按键,触控萤幕也无法按。与之相对的,几乎其他所有包含触控萤幕的摇桿,其触控萤幕都有按压的功能。

如果用户想要在 ML1 摇桿上完成「确定」的指令,只能抬起手指再轻压触控板,或者扣住扳机游标移动到按钮上再释放——两种在 VR/AR 场景下会导致游标偏移的操作方法。

拉奇认为,这样的设计很大的影响了精确度,而且对于那些从别的平台上过来的开发者而言,搭配起来也会很痛苦,需要重新调整他们的 App/游戏的互动方式。

此外,Magic Leap 还将发射器放在了摇桿的顶端,然后为了平衡摇桿重量在摇桿底端再加了一块配重。「长期来看属于极其糟糕的人体工学设计,」拉奇说。

头部显示器:炒作最多失望最大

头部显示器是 Magic Leap 之前各类炒作的焦点。光是那些听上去就让人雾里看花的词,这家公司就造了一大堆:什幺光子光场晶片显示萤幕。这是一种几乎所有上档次的 AR 公司或者大公司的 AR 产品都用了好几年的技术。

再比如,虚拟实境业界最想要解决的一个问题,就是当用户使用头部显示器时,人眼看到的真实世界和叠加在上头的电脑生成画面,是位于同一个焦平面上的。

简单来说,远处有个真实的桌子,而 App 在桌子上生成一个花瓶,结果你看到的花瓶近在眼前,焦距不对,你就会晕了,把头部显示器扔了,再也不用了。

一个在业界比较普遍的观念是,如果产品在这个问题上做的不好,很容易导致用户头晕目眩,严重降低使用体验。甚至,Magic Leap 认为这个问题会导致用户「永久性脑损伤」,而该公司之前就说自己的技术解决了这个问题——这也是该公司备受关注的理由之一。

MagicLeap的虚拟梦境,终于梦碎了

然而在 ML1 现货上,拉奇发现这款号称很强大的头部显示器,实际上只有六支波导,将 RGB 三色导向总共两个焦距上。这样取得的效果只是双焦平面,而这跟 Oculus 正在研发的连续可变焦距头部显示器 Half-Dome,以及 Nvidia 的光场显示萤幕相比,差得远了。

总之,拉奇认为这幺做太不厚道。

炒作,然后靠着无法实现的诺言来独占融资,不只对 Magic Leap,而且对整个产业都是坏事。硬体厂商应该有责任清楚地告知开发者自己真正的能力,哪怕这些能力达不到他们的期待。

OS:只穿上 Android 的外衣 

至于 Magic Leap 宣称「原创的全新作业系统」Lumin OS,真的不用多说了:只是一个 Android 系统翻版而已。

「跟其他宣称自己重新建立了一个作业系统的人,如出一辙。」拉奇说。

MagicLeap的虚拟梦境,终于梦碎了
销售数据:惨不忍睹

分析了产品的缺陷,拉奇还不过瘾。他「找了一些朋友」,收集来了 ML1 的销售数据,对比了订单时间后,他很有信心预测一下 ML1 第一周的销量。

看起来他们第一周卖掉了 2000 台,并且集中在前 48 小时。如果让我猜,我觉得到目前为止的销量在 3000 台以下。

相较别的头部显示器产品,这数字本就显得可怜,而更蹊跷的是,拉奇发现,第一波消费者有很大比例并非开发者:

我身边就有超过一百人买了 ML1,而几乎没有一个是开发者,大多数是科技业的主管,「意见领袖」或者根本没有计划开发 AR 应用的早期用户。

当然,在拉奇的评测中,ML1 也并不是一无是处。拉奇认为计算组件是 ML1 最棒的地方,它没有被安装在头部显示器中,而是独立出来,让用户可以挂在腰间。但除此之外,乏善可陈,瑜不掩瑕。

MagicLeap的虚拟梦境,终于梦碎了
Magic Leap 创办人:用爱拯救 VR 产业

在拉奇的文章发布后,Magic Leap 创办人罗尼.阿博维茨在 Twitter 上作出回应,风格依旧是大谈爱与和平。

MagicLeap的虚拟梦境,终于梦碎了

公司早年的行销让阿博维茨也成了科技明星。在各类报导中,他也显得魅力十足。「白天他是一个企业家,晚上他是一个摇滚乐手。」《连线》杂誌那篇着名的独家专访中这样写道。

有外人问起公司,阿博维茨的一贯态度就是保持神秘,对任何实际业务问题都避而不谈。这种神秘感让不少人对 Magic Leap 产生怀疑。

而 Magic Leap 的一些市场推广行为,更是荒谬至极。比如阿博维茨曾在 2013 年穿着太空装参加 TED 演讲,介绍 Magic Leap,但整个场面十分诡异。

早前接受採访时,阿博维茨曾对自己的作品充满信心,称未来的 ML1 会成为一个「文化现象」,就像披头四发布第一张专辑一样。他认为产品会吸引数百万开发者。

但现在的 ML1 显然不像他说的那样。在 23.5 亿美元融资和 1500 名员工之后, ML1 却正在变成捅破 Magic Leap 泡沫的那根针。它就好像使用了逆向美图秀秀,从概念影片里惊豔的虚拟动物,变成了一个简陋的像素级小螃蟹,挥挥手掌朝你丢来一个石头。

在听过那幺多故事和

天马行空的想像后,拿到这幺一款其他厂商几年前就已经做出来的产品,这感觉就像是一家自动驾驶公司拿了一堆钱后,造出来一辆没方向盘的柴油车;一个机器人 AI 公司雇了一大批研究员后,卖给你一个会唱歌的铁皮机器人娃娃。

看着自己做出来的这个眼镜,不知道阿博维茨真实的内心会否感到失望。可能他不会,因为也许一开始他就没想要做个什幺真东西出来。最后可能又要恭喜又一批投资人:花钱打水漂,买了个教训。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